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0-000-000
文章详情/Company profile

同为社畜为什么脱口秀演员的远程办公这么有意思?

网站编辑:澳门太阳成集团-大阳城娱乐-大阳城官网 │ 发表时间:2020-04-04 14:44:37 

  笑果文化最新一期的《车间访谈》,让观众有一种在和脱口秀演员开视频会议的错觉。

  在此之前,这档诞生于笑果工厂的现场访谈秀,都是以播客的形式与观众见面。但这一次,除了直播以外,主持人朋克与脱口秀演员呼兰、庞博与杨笠还通过视频会议出现在了镜头前。

  节目现场让每一个在家办公的“社畜”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脱口秀演员杨笠的脸上挂着标准的营业微笑,但茫然的眼神出卖了她和她正在使用的村头2G网络;呼兰蹲在光线昏暗的不知名角落,被全程瘫在沙发上的庞博调侃像是装了一个头;唯一正经参会的主持人朋克,正忙于在访谈一次次走向发散的时候重新找回话题。

  这期特别的节目源于笑果文化正在面临的转折点。在疫情期间,远程办公似乎已经成为唯一的选择。在“云综艺”模式的普及下,笑果也开始尝试线上制作与录制一期脱口秀。

  而这同样也是团队的一个“异想天开”的挑战——用远程直播完成一场《车间访谈》。从立项、前期策划、直播录制到后期复盘,所有的流程都需要远程协作。飞书这款在上班族和小学生的日常生活中极具存在感的远程办公软件,到了脱口秀演员的手中,也有了新的“打开方式”。

  “这次用飞书做一场脱口秀”仅仅只是一个开端。在“笑果文化”们的被动选择与主动尝试之间,更多可能性的诞生将持续更新人们对于远程协同的理解。

  即使是脱口秀演员,宅在家里的日子也难免枯燥。呼兰在一个月以前下定决心要好好生活,但最后发现一事无成,沉迷家族斗地主大赛的杨笠每天苦练斗地主到四点,而庞博在过去几天里里唯一做的一件正事就是学会用飞书。

  这群在访谈中信马由缰、段子随口即来的脱口秀演员,和大多数“社畜”一样需要时刻使用办公软件。这与许多人想象的工作方式有些出入,毕竟段子是灵感的产物,但要将灵感制作成一档脱口秀节目,同样是一个讲求效率与协同的严密工作流程。

  新一期远程节目的准备从热点调研开始。内容导演们会整理出近期的最热话题,筛选后汇总在共享文档上,再和高层们讨论确定本期话题,制作发稿单,给编剧分组。至今未能参与神秘“高层会议”的庞博表示,具体的分组标准到现在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发稿单就是编剧们的写作大纲。即使不需要远程办公,编剧们也大多各自写稿,在疫情期间更是只能远程同步和打磨内容,这也是庞博等人宅在家时的主要工作之一。有了共享文档和云空间,文字的处理与协同其实并不困难,只是在写稿没有灵感、想要表演一段时,编剧们没办法再随手抓一个同事充当观众了。

  不过,这群编剧显然是不会中规中矩地写稿的人,共享文档的许多功能都能被玩出新意来,比如用表格功能来下五子棋。杨笠曾为袁咏仪写过一个吐槽庞博的梗:“谁不喜欢帅哥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庞博会坐在这里,因为幽默吗?”共享文档能够显示哪些成员已读,杨笠写完这个部分,立刻守着等待庞博的图标亮起:“他上线了他上线了!他看了他看了!”

  完成初稿后,脱口秀演员们会被集合到一起,大家轮流表演主题脱口秀,并根据演出效果提出修改意见。这个环节被称为“读稿会”,通常来说,一场脱口秀节目需要经历至少两次读稿会。节目中的许多“爆梗”,都是在此过程中被打磨成型的。

  在前几日的直播中,笑果品牌副总监文森特解释道,表演元素在脱口秀中的重要性,要求演员们必须以表演的状态读稿。单看卡姆的文本往往很难理解,因此如果卡姆在外地,会被要求通过视频会议贡献一段精彩的远程表演。

  有王建国参加的读稿会就会出现无数个谐音梗。当众人以为“赵四逃逸”即巅峰时,一句“赵四孤儿”张口就来。但这些梗大多都会被淘汰,因为谐音梗是要扣分的。工具人王勉则主要负责在团队改稿不顺时唱几段暖暖场。

  反复的读稿与改稿是编剧们的日常,往往会一直持续到彩排前,这也是制造与打磨“爆梗”的必经之路。但有时候,编剧们饱受读稿会“折磨”后,最终的神来之笔却来自嘉宾。《吐槽大会》第三季中,乔杉吐槽霍尊的片段,便是在与嘉宾沟通的过程中,由乔杉提出修改的。

  每一次的讨论与修改,都会被记录在一个大型共享文档上。“所有演员和编剧都能在里面彼此交流意见,某一条段子的某一句话下面,可能会累积好几波评论。”即使节目结束,这个文档仍然会被保留在云空间,成为未来新编剧们的学习教材。

  在《车间访谈》团队以往的工作经验中,除了文本工作以外,从立项、外部对接、内容创作、测试到直播,大部分步骤都需要线下接触完成。但在二月复工后,制作最新一期《车间访谈》时,每一步都有飞书的身影,团队甚至产生了用飞书视频会议功能做直播的想法。

  这场以“远程直播完成一场车间访谈”为挑战目标的脱口秀节目,最终以视频会议的形式与观众见面,并成功让观众产生了自己在与脱口秀演员开会的错觉。

  文森特,男,笑果品牌副总监,号称“全公司最忙的人”。他同时是一名工具软件狂热爱好者,最近被称为飞书驻笑果文化品牌挚友(还不收广告费)。在《车间访谈》的后半段,文森特热情地问同在直播间的飞书产品经理:“以后如果有新功能,能不能都先让我试用一下?”

  去年11月,笑果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探索新的业务与办公方式。在此之前,“微信+石墨文档+百度网盘”笑果最常用的工作方案。

  文森特曾经尝试过Google办公套件、Teambition、Slack、石墨文档、腾讯文档等等办公软件。“它们最大的问题是都只覆盖了工作的其中一环,每次使用都需要经过大量账号切换,彼此也未必连通,非常不方便。”

  笑果团队本身规模近200人,以脱口秀节目为主要产品之一,项目推进速度快,且文本处理工作量大,本身对效率要求极高。而在操盘一些大型项目时还涉及到与外部团队的大量合作。这种高效协同的需求因疫情的远程办公而被放大。

  集成了IM、共享文档、云空间等主流功能办公套件的飞书因此成为笑果的选择。早在一月初,笑果就开始将团队引导到飞书。受疫情影响,每年开年时用于同步年度目标的员工大会被迫取消,公司管理层便用飞书文档写了一封内部信,同步到大群,团队成员各自点击阅读后,可以随时在文档添加评论和留言。

  “这对于很多人都是全新的体验,因为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得到信息、获得反馈。”文森特说,“这比两百个人同时加入一个在线会议室,听一个人讲话要高效得多。”

  庞博在《车间访谈》透露,由于不少成员对飞书还有些陌生,这次线上员工大会还出了点有趣的岔子:“一两百号人在疯狂地点一个叫线上办公室的功能,但谁也不知道这功能是什么,结果就是在大群里创建了无数个线上办公室。”

  “线上办公室”是飞书团队在春节期间头脑风暴出的两项新功能之一,允许用户创建一个类似语音直播间的“线上办公室”,增加其在家办公的仪式感。另一个新功能则是为应对疫情而研发的“健康报备”。

  如今,度过磨合期的笑果已经习惯于使用飞书做节目编排与协作。“学会用飞书”的不止庞博,这已经成为每个人的标配。

  “飞书协作空间”被文森特认为是最重要的一个项目管理工具,因为他再也不拥靠自制Excel表格推进工作。为了向《车间访谈》的观众讲解具体的使用方法,他还特地“伪造”了一个用于展示的项目。

  协作空间如同一块巨大的“看板”,集合了大至整个项目的推进流程,与项目有关的群组,小至成员个人的工作任务。文森特曾任职的一家公司的办公室里就有这么一面任务墙,而现在,这块“看板”被搬到了线上。在协作空间,管理者可以随时查看某个环节的进展和责任人,也可以向成员下达新任务,这些任务会自动同步到个人日历和创建待办事项,绝不会因沟通失误而遗失。

  这种高效不仅体现在宏观项目管理,对于工具效用的强调体现在产品设计的诸多细节中。比如在IM版块,为了优化沟通效率,飞书推出了用表情快速回复消息的功能,避免用户再被几十上百个“收到”刷屏;许多团队的人员流动性较大,为了减少沟通成本,飞书的群聊允许新成员看到所有历史消息。

  文森特最喜欢的“状态”功能也是基于相似的设计理念。他的状态栏永远在变,哪怕是工作间隙去吃个饭,也要写一条新状态。尽管“状态”被他用成了QQ空间,这一功能也有着重要的作用:让团队成员及时得知彼此所处的状态,减少一问一答之间的沟通成本。

  飞书产品经理在《车间访谈》中解释道,飞书的许多设计其实是字节跳动“Context not Control”理念的外化,即为每个人提供决策需要的所有信息,通过自主决策激发创造力。飞书方面曾表示,强调context(内容),是为了避免追求控制感所带来的迟钝反应。

  如今远程办公软件正在帮助包括笑果在内的许多企业快速适应由疫情带来的种种不确定因素。当线上与线下秩序都被打乱重塑,如何维持高效与稳定,将是企业生存的关键。

  当远程协同成为企业的必备能力,企业也在探索远程协同能力的边界。成功打造最新一期《车间访谈》、维持着稳定内容生产节奏与有序团队运作流程的笑果,是一个有趣的样本——在一档脱口秀节目也能通过远程办公软件完成的当下,或许可以期待更多新的可能性的出现。

Copyright © 2011-2012 tssinfo.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澳门太阳成集团-大阳城娱乐-大阳城官网